防火防盗防意呆

【维勇】#生贺#港口之夜

◆处女文献给维勇(❁´◡`❁)*✲゚*
  实在是压抑不住想要自己产粮的冲动了(我爱他们俩!!!!)
◆设置在第二次大奖赛结束后,二人已经订了终生,勇利成功获得了金牌(亲妈粉的小小私心)
◆文笔 真●渣,人设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最后,祝食用愉快♡


  12月的法国马赛,气温有点低,路边的叶子上结了薄薄的一层霜,有点像是蛋糕上的一层糖晶。这个欧洲的港口城市在圣诞夜也一如既往的散发着自己独特的魅力,大小不一的船只在平稳的河面上微微起伏,商铺明亮的圣诞彩灯与河对岸的城市远景相映衬让人想起圣像下的金色竖琴和通透的温润琥珀。
  

勇利的眼睛。维克多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这么想到。稍稍握紧了勇利的手,他停下了脚步。
  

“维克多?”勇利用清澈的眸子看向自己的爱人。
  

 新的大奖赛结束了,勇利如愿以偿获得了心心念念的金牌,弄得某只傲娇的小猫咪一下就炸毛了,嚷嚷着来年再战。虽然维克多和勇利早就确定了对方是自己的终身伴侣,但金牌的到来还是让维克多小小松了一口气。
  

 看来我这个做教练的还是有点能耐的。
  

“想什么呢?”看到自己的教练兼爱人就这么直直的杵着,脸上还挂着不明所以的微笑,勇利莫名心里发毛。微微欠身,伸手轻轻拨弄了一下维克多的刘海,凑到了他的眼前。回过神来的维克多带着不坏好意的微笑,俯身贴向这个腼腆的亚洲人。
  

 “终于赢了一块金牌,勇利晚上想要什么奖励呢?”
  

  不出所料,勇利的脸瞬间就从白皙变得通红,连耳根也不例外,好像下一秒就会冒烟。还是这么可爱。维克多心情愉悦的吹了声口哨,把勇利的手放进了自己的大衣口袋,缓步向前。
   

  “维克多才是,明明是自己的生日,却问我要什么奖励。”维克多听到了身边传来的嗫嚅。
  

  “所以勇利有为我准备礼物是吗?” 
    “。。。恩。”
    

“是什么呢,好期待啊。”维克多想起了去年的这个时候。
  

 在巴塞罗那的大教堂里,在神圣空灵的唱诗班的歌声中,在威严悠远的钟声下,一个被逼入绝境的运动员和自己交换了戒指。那时候勇利眼睛里闪烁的光芒真的像是钻石在灯光下折射出的一样。
    

原本勇利在口袋里安安分分呆着的手忽然紧紧抓住了维克多的手,脚上步伐加大,用力的像是一只小小的野兽在有目的的冲向前方。
  

身边的人潮一次次涌过,冷风吹在脸上有些生疼,圣诞节的气氛几乎淹没了了所有的人,零星的光点证明了河水的流动。就这样,维克多几乎是被拽到了一个小小的码头上。
  

江风扬起了勇利的刘海,露出了镜片后的黑色眼眸,即使是在夜色之下,依然熠熠生辉。
  

勇利默不作声的托起了维克多的手臂,把袖子往上卷了卷,手中不知什么时候有了一条红绳。
  

“我在维克多生日之前很早就在想应该送什么,”勇利紧张的咽了口水,脸涨的通红,“想着这个东西一定要比戒指更重要,”手麻利的为维克多系着红绳,动作娴熟得令人不可思议,明显是有过反复的的练习,“最后还是和光虹学着编了这个。”
  

 手上的动作放慢,绳子已经带在了维克多的手上。深吸一口气,勇利抬起了头,又一次以他那清澈而又深邃的瞳仁注视着自己的爱人,“我希望这条红绳能够一直保佑维克多,带给维克多力量和勇气,也能够陪伴维克多走过剩下的日子,就像维克多所给我的一样!”
  

  维克多看着腕上的红绳,有点粗糙,但是每一根丝线都体现着作者的用心。勇利已经彻底坏了,只是攥着维克多的袖子不放手。莫名的悸动如潮水一般无法克制的涌上心头。
  

  张开双臂,维克多紧紧抱住了他的勇利。
   
   

“圣诞快乐,勇利。”
   
  

   “生日快乐,维克多。”





    END

 

  第一次发文,好想吸小滑冰prpr